(小学作文)梦想起航_图文

发布于:2021-05-11 06:55:10

梦想起航

大 约 六 岁 时 , 我 第 一 次 认 识 了 钢 琴 , 从 此 便 喜 欢 上 了 它 。 还 记 得 , 那 次 和 爸 爸 外 出 , 路 过 一 所 音 乐 学 校 , 我 突 然 被 “ 神 秘 ” 的 声 音 所 吸 引 了 。 我 细 细 聆 听 着 那 美 妙 的 声 音 , 陶 醉 其 中 , 听 呆 了 一 样 , 久 久 不 想 走 开 。 “ 爸 爸 , 你 听 , 那 是 什 么 声 音 ? ” 我 继 续 追 根 问 底 , “ 怎 么 那 么 好 听 呀 ! ” “ 钢 琴 , 那 是 钢 琴 的 弹 奏 声 。 走 , 我 们 进 去 看 看 ! ” 爸 爸 一 边 说 着 , 一 边 停 下 自 行 车 , 带 我 朝 屋 里 走 去 。 大 厅 里 , 一 个 黑 色 的 “ 庞 然 大 物 ” 出 现 在 我 的 面 前 。 我 被 它 那 美 妙 的 声 音 和 黑 白 键 盘 吸 引 着 , 忍 不 住 上 前 仔 细 听 一 听 , 悄 悄 摸 一 摸 , 还 特 别 想 弹 一 弹 … … 那 次 , 我 就 嚷 着 让 爸 爸 帮 我 报 上 了 名 , 开 始 了 承 载 我 梦 想 的 学 钢 琴 之 旅 。 七 岁 时 , 一 首 《 小 猴 走 钢 丝 》 演 出 曲 目 出 现 在 我 的 面 前 。 当 时 , 这 首 曲 子 虽 属 于 入 门 级
20 × 20

别 , 但 对 我 来 说 , 却 是 丝 毫 不 敢 懈 怠 , 只 有 严 格 按 老 师 的 要 求 认 真 准 备 演 奏 。 果 然 , 那 次 的 演 出 比 赛 让 我 真 正 认 识 了 “ 天 外 有 天 , 人 外 有 人 ” 。 尤 其 是 一 位 大 哥 哥 的 演 奏 , 不 仅 曲 子 那 么 委 婉 动 听 , 而 且 动 作 那 么 娴 熟 优 雅 , 引 来 台 下 好 多 的 叫 好 声 。 还 好 , 那 次 比 赛 中 , 我 最 终 获 得 了 银 奖 。 那 银 奖 对 我 来 说 , 是 一 种 莫 大 的 鼓 励 。 那 银 奖 也 在 后 来 , 我 在 钢 琴 学 * 的 路 上 越 走 越 越 痴 迷 。 我 不 停 地 努 力 , 一 天 一 天 地 练 * , 一 次 一 次 地 考 级 。 印 象 最 深 的 就 是 在 10 岁 生 日 那 天 , 我 和 其 他 考 生 一 样 , 焦 急 地 备 战 新 一 次 考 级 , 可 偏 偏 又 是 最 后 一 位 。 看 到 前 面 的 考 生 发 生 的 各 种 小 “ 意 外 ” , 听 着 考 官 对 他 们 的 评 价 , 我 越 来 越 紧 张 , 甚 至 感 觉 到 头 有 些 滚 烫 , 滚 烫 , 滚 烫 ; 小 心 脏 呢 , 也 在 不 停 地 乱 跳 , “ 嘣 嘣 ” , “ 嘣 嘣 ” , “ 嘣 嘣 ”…… 轮 到 我 了 , 由 于 过 度 紧 张 , 大 脑 一 片 空 白 , 好 不 容 易 想 起 来 可 手 指 也 似 乎 不 听 使 唤 。 好 不 容 易 稳 住 了 神 , 我 慢 慢 在 琴 键 上 落 下 手 指 , 缓 缓 弹 了 下 去 , 竟 也
20 × 20

似 行 云 流 水

……

演 奏 结 束 了 , 我 不 由 得 长 舒 了

一 口 气 , 手 心 上 也 全 都 是 汗 。 还 好 , “ 功 夫 不 负 有 心 人 ” , 后 来 的 一 本 红 证 书 告 诉 我 顺 利 过 了 这 一 关 。 现 在 , 我 经 常 与 钢 琴 相 约 , 成 了 《 梦 中 的 婚 礼 》 等 名 曲 的 好 朋 友 。 闲 来 无 事 , 总 会 弹 奏 几 曲 , 放 松 心 情 ; 手 指 一 放 上 琴 键 , 我 就 会 忘 掉 学 * 中 的 压 力 , 生 活 里 的 酸 楚 , 独 自 沉 浸 在 音 乐 的 世 界 中 。 俞 敏 洪 说 过 , 一 个 人 要 实 现 自 己 的 梦 想 , 最 重 要 的 是 要 具 备 勇 气 和 行 动 。 我 已 经 做 好 准 备 , 执 着 也 将 伴 随 我 的 钢 琴 梦 想 , 慢 慢 起 航 。

20 × 20